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申赋渔 > 申赋渔 | 封城巴黎:何处为家

申赋渔 | 封城巴黎:何处为家

 

 

 

大学生就好一点,可以住在宿舍。因为不知道疫情会持续多久,加上父母焦虑,心里也开始变得惶惑不安。有种冷是父母的冷,有种饿是父母的饿,有种恐惧是父母的恐惧。不少学生买了票往回赶,于是飞机上出现了一排排满脸稚气又惊惶不安的面孔。

 

南京的两个留学生从法国出发到德国法兰克福机场转机,被堵住了。大概是因为衣服穿得厚且多,或者体温计不够准确,登机量体温时,体温超高。因为实在明显是两个正常人,于是安排到机场重新检测。这样一耽搁,飞机当晚竟然没能起飞。第二天,两个学生拿着健康证明、体温测量记录想再次登机时,被挡了回来,不让他们回去。他们只好重新回到法国。中方工作人员虽然没有给他们明确的理由,猜想无非是两种,一是仍然不放心,宁可拒绝,不能错放。二是有人嫌他们耽误了自己的飞机。

 

图 | 没口罩可戴的巡逻警察

 

学校食堂已经关闭,发了一点坚硬的意大利面给他们。这很让他们为难,幸好之前囤了几十包方便面,也够支撑一阵。吃饭的问题慢慢再想办法,回国的事就此作罢。在此同时,他们的一个同学从另一个机场出发,已经回到中国。大概是进小区被邻居们发现了,认为会给小区带来危险。进家门不久,社区人员又回来把他带走,送出去集中隔离。不过,这还是让滞留在法的两个同学煞是羡慕。他好歹跟父母见了面,并且同处一城了。唉,这个同学还向他们炫耀,可以叫好吃的外卖。

 

这几个南京孩子性格都挺好,没有抱怨,也没有跟任何人起冲突。他们的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甚至胆怯,毕竟现在自己在哪里都不受欢迎。回去的就在家里躲着,留下的闭门不出,尽量不给世界添乱。自己给自己排了课表,打算在打游戏之余,好好读点书。同时列了一张南京小吃的菜谱,等暑假回国一样样吃过来。好吧,等疫情过去,我先请你们在巴黎好好吃一顿中餐。

 

封城已两日,留下的学生还有人在纠结。我的一个朋友有两个租客,都是武汉来法的留学生。其中一个春节前回国探亲,被封在了武汉,至今没能回来。另一个现在学校突然停课,全法也开始禁足,她的胆子又小,躲在屋里一动不敢动。家里人让她回国。武汉是不能回的,上海有亲戚,她打算去投靠。已经买了一张机票,航班又突然取消了。现在又在买另一个航班。朋友跟她开玩笑,你是武汉人,现在又是从海外回国,会不会双重隔离啊。不过看样子,她是坚决要回去的,在这里好像吓坏了,一步不敢出门。

 

还有几步到就家了。在我这幢楼的隔壁,有一家日本料理店。店主是中国人,每次从门口经过,都看到他们一家人在里面忙忙碌碌。现在,大门紧闭。就在马克龙宣布封城的那天晚上,我特意到他店里要一个电话号码,以备断炊时叫一个外卖。推门进去,没有客人。站着彼此寒喧。男人说,房租太贵了,不敢停业,做一天是一天。妻子说,天天忙,大年三十也没停,歇歇也好。我问他们:“回不回国呢?”男人说:“好多年没回去,也想回家看看。前面国内疫情紧张的时候,跑了几个药店,想买些口罩给老家那边寄回去,没买着。都被我们华人买回国了。我什么贡献没做,现在这里紧张了,往回跑,不好。”妻子说:“我们国家刚刚才好些,回去反而添乱。”他们的漂亮女儿学校刚毕业,在店里帮忙,接口说:“我们是中国人,回去也没什么不对啊。”

 

一个小男孩趴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写作业,头也不抬,忽然说:“我不回去。要把我们送到武汉去,我们家又不在武汉。”男人和妻子呵呵干笑两声,立即改换话题,说我们是邻居,又是自己人,我们冰箱大,里面东西多,要菜什么的,打个电话我们给你送。

 

现在,他们的店还是关了。刚才散步的时候,经过了十几家中国餐馆,都关了。所有人的店都关了。

 

了解抗疫现场,参看财新“万博汇”:【专题】万国博主联播 五洲游子观察

 



推荐 11